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港媒:“一国两制”面临空前严峻挑战

港台新闻 时间:2019-06-28 编辑:诚信在线下载 浏览:
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,没有成功先例可供借鉴。这一点,决定了一国两制需要探索,其成功,取决于两个基本条件:其一,所有同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践相关的方面,都尊重香港既有秩序的相对稳定,才能确保香港原有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

一国两制”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,没有成功先例可供借鉴。这一点,决定了“一国两制”需要探索,其成功,取决于两个基本条件:其一,所有同“一国两制”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践相关的方面,都尊重香港既有秩序的相对稳定,才能确保“香港原有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”;其二,中央对特区的宪制权力得到相关方尊重和特区遵从,“两制”才能在“一国”之内相处。

香港实践“一国两制”即将22年,约22年里,风雨兼程,一再遇到外部势力策动本地“拒中抗共”势力干扰和破坏,曾出现可能逸出《基本法》规定的航线的危险,但是,在2019年6月12日前,以上两个基本条件大体得到满足。

外力欲夺港管治权

2019年6月12日,是一个十分重要的转折点。这一天,在香港政府总部和立法会大楼外,爆发了“占中”加旺角暴乱的合成版—大批暴徒,以反对修订《逃犯条例》为名,瘫痪附近交通,以砖头、自制铁矛等等致命武器袭击维持秩序的警察。行政长官当晚向全港市民发表电视讲话,表示:“这些破坏社会安宁、罔顾法纪的暴动行为,任何文明、法治社会都不能容忍。很清晰,这已经不是和平集会,而是公然、有组织地发动暴动”。

表面上,暴动是针对特区政府坚持修例,在一些天真者看来,只要政府搁置或撤回修例,那么,不仅暴动会自动平息,而且,各种形式的反对和示威都会停止。然而,在美国总动员下,内外“反中反共”势力藉修例小题大做,其目的推翻特区政府,同北京争夺香港管治权。

现在,需要提请所有同“一国两制”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践相关的方面充分注意的,是两个问题。第一,修订《逃犯条例》最终可在怎么的形势下完成?第二,修订《逃犯条例》完成后,香港特别行政区将如何管治?

如果美国执意置香港特区政府管治于困境,非调动一切力量阻挠修例,不惜一再制造暴动甚至不惜令暴动升级,那么,特区政府将不得不使用所有法律允许的手段。

《逃犯条例》修订如果是在极其恶劣的政治形势下完成,那么,本文第一段所指出的两个基本条件就将遭受极大损害。

因为,政治形势进一步恶化,意味着美国、英国、加拿大、欧盟中的主要国家,都已不同程度地不惜以它们各自在香港的重要利益为赌注,非逼特区政府陷入无法正常管治之绝境而后快。果如是,由香港本地产生的特区政府,就将难以正常运作,难以维持香港既有秩序相对稳定,也就难以保障“香港原有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”。果如是,则特区与中央的关系将陷入高度紧张。

如果《逃犯条例》修订是在政治形势进一步恶化的背景下完成,那么,香港特别行政区管治的格局就将面临不得不展开的相应调整。

第一,行政长官及其管治班子需要提高和展示更强的决策能力和行政能力。尽管反修例是一场政治斗争,但是,相当一部分香港居民,对修订《逃犯条例》内容缺乏了解,以及对民生问题感觉不满,是两个不可忽视的因素,使他们被反对派动员而站到了反修例一边。政府必须加快解决民生问题。否则,会让反对派继续有机可乘。

第二,必须重建稳定的行政与立法关系。即使在2014年“占中”期间,立法会都正常运作。2019年6月12日暴动迫使立法会暂停开会,是对行政与立法关系的空前冲击。

思想引导无可回避

《逃犯条例》修订后,反对派不会甘心失败,他们在现届立法会余下任期必定竭尽全力阻挠和破坏政府施政。这就需要爱国爱港阵营加强团结。不能不指出,在修订《逃犯条例》过程中,爱国爱港阵营暴露明显分歧。随着美国不断加强对中国的全面遏制,爱国爱港阵营分歧会不断激化,有关方面必须做团结工作。

第三,必须大力推动香港相当一部分中国籍永久居民“人心回归”。毋须讳言,修订《逃犯条例》暴露相当一部分中国籍香港永久居民在回归快22年依旧不愿意承认自己是香港人也是中国人。这同香港人口的来源有关,也同香港居民长期接受西方教化有关。不少香港居民的原生家庭或者上辈,是历史上从内地移居香港的。加之,香港充斥对内地偏见和成见的宣传。于是,反对派煽动对内地司法制度的恐惧得以售其奸。

特区历届政府回避对香港居民思想引导,怕被批评为“洗脑”。其实,在容许言论自由的同时,普及应该为大众所知的信息是管治和施政应有之义。环视全球,哪一个国家和地方的政府不在那样做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