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《心动的信号2》:高甜磕糖真人秀如何直击年轻人的成长焦虑?

综艺 时间:2019-08-15 编辑:诚信在线下载 浏览:
“我不想别的女生有礼物收的时候,你没有礼物收”,七夕情人节,腾讯视频《心动的信号2》如约更新,而这句让心动侦探们大呼“上头”、“电视剧都写不出”的恋爱语录,只是打动观众的冰山一角。节目播出至今,素人嘉宾组成的“天意CP”、“奇闻CP”已然形成

“我不想别的女生有礼物收的时候,你没有礼物收”,七夕情人节,腾讯视频《心动的信号2》如约更新,而这句让心动侦探们大呼“上头”、“电视剧都写不出”的恋爱语录,只是打动观众的冰山一角。节目播出至今,素人嘉宾组成的“天意CP”、“奇闻CP”已然形成了自己的“粉丝战队”。

作为一档已经播出两季的恋爱社交推理真人秀,节目组在保留宛如偶像剧般“小美好”氛围的同时,还带来了新的升级:以勇敢为关键词,挖掘年轻人在情感之外,关乎职场情境下的心路变迁。对于全新升级后的第二季节目,企鹅影视天马工作室总监、《心动的信号2》监制李笑是如此定义的:“我们希望在第二季给大家看到的不仅仅有恋爱,同时还有生活、职场背景,每个人都可以感受到自我投射的一个青春都市剧。

“三十岁的思考,总是这么突如其来”。节目中吴翔威和赵琦君的一席对话,成功解锁了《心动的信号2》的“虑对谈版块”,之后宋茜、郑恺等心动侦探们纷纷加入讨论,从情感、生活、工作等各个方面或坦言自己的心理、或开解别人,也引发了荧屏外观众的强烈共鸣。

“今天你虑了吗?”这句看似玩笑的话语背后,年轻人正陷入“提早焦虑”的境遇。这种背景下,《心动的信号2》在传递爱情美好的同时,引发的关于年轻人的思考又能为观众带来怎样的共鸣和开解、实现节目内外的联动成长呢?

热闹“散去”的冷思考:当代年轻人的情感焦虑

近日,人大代表、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建议调整法定结婚年龄,登上微博热搜引发热议;与此同时,国家统计局和民政部数据显示,2018年全国结婚率仅为7.2‰,创近十年来新低。隐藏在迫切改变的现实和严肃数据背后的,是《心动的信号2》试图去解构的年轻人情感婚恋观。

“参加节目前你想过会遇到自己喜欢的类型吗?”,面对这一灵魂拷问,四位女嘉宾在最后一次约会选择伴侣的时候坦白了自己的态度:“有期待但不强求”。这何尝不是当下女性的婚恋观:期待爱情的美好,但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。爱情和面包的选择,不再是非此即彼的命题。

事实上,“佛系婚恋观”背后不仅不是年轻人对情感的“随缘”,反而更多是一种情感焦虑,这种焦虑涵盖了从与异性初识相处到心动时情感选择、再到平衡与不同异性的情感关系等各个阶段,这些都是他们迈向情感生活的困扰。

以陈奕辰为例,作为典型的暖男,他和张天、潘政如之间却逐渐演变成了“三个人的故事”。尤其是本期节目他精心为潘政如准备生日礼物的行为更是引发热议,杨丞琳也借用潘政如的话直指问题核心:“因为你对谁都很好啊”。在与赵琦君的对谈中,陈奕辰也对这一点表示了困惑——

“了解一个人是按照朋友的方式相处,而不是围绕着情感的方向走,但确实给别人带来了困扰。”试图兼顾所有人的感受、不让所有人失望最后却顾此失彼,从来都是困扰年轻人的难题。陈奕辰代表的不过是“焦虑”中的大部分人,而如何平衡各种关系甚至是拒绝别人,显然是一门仍待探索的社交课程。

女嘉宾潘政如身上更多是年轻人在情感生活中的焦虑。“应该和喜欢你的人在一起还是和适合的人在一起”,这个围绕在陈奕辰、黄钲轩和潘政如之间的爱情难题,令人颇为费解但也真实存在,更是“回归现实选择合适自己的人”与“对情感绝不将就的坚持”这两种情感观的博弈。

除此之外,她和黄钲轩在用餐时,坦言“很担心一个男生对自己热情,只是因为刚好我是他喜欢的类型”,这也被心动侦探团解读为“在与异性相处时不敢轻易交心、所以在情感上会有一点拉扯”。而在社会中,这样拥有靓丽的外表、开朗的性格的女性却在情感中举棋不定的情况也极具代表性。

“突如其来”的三十而立:遇见他们剖析自己

《心动的信号2》绝不仅仅将目光对准了年轻人的情感焦虑,而是试图去打造一面全方位折射当下年轻人社交生活的棱镜:“我们想展现更多关于年轻人在大城市生活的感受,比如奋斗、离开家步入社会的成长,以及独立思考”。三十而立的思考,正是此次探讨的话题。

相比刚步入社会的青涩和干劲十足,大众习惯为三十岁画上一个较为圆满的定义:或是事业有成、或是家庭幸福,但这也让焦虑疯长。“没有像前景那样,离自己的目标进程那么快,一切事情变得慢下来了,年纪又在往上走,是有危机感的”,吴翔威以“慌”来形容自己迎接三十岁的心态。

素人嘉宾的“慌”也迅速蔓延至心动侦探团。杜海涛坦言,自己曾在三十岁生日前经历了一场手术,躺在病床上突然觉得一切都很真实,但也很害怕在医院度过生日,“这可是三十岁的生日啊”。这种情绪正是“三十而立”划定的根深蒂固的成长线。

“没有人告诉你三十岁是一个特殊门槛,只是这个阶段我们接触的人和事都发生了变化,接触了更多和责任感有关的东西”。在杨丞琳看来,当身边亲朋好友走向稳定,当我们面临更多的婚礼葬礼和新生儿,这种全方位的冲击,都在向年轻人袭来。

除此之外,“二十多岁开始打拼,其实到了二十八九岁也会累”,这种节点性的“疲惫感”和三十岁的“幸福生活模版”,对既定目标的未实现、和未来的不确定,都在成为一种隐形压力,让行至二十八九的年轻人陷入一种提早焦虑中,甚至笼罩在更多更年轻的生命里。

1998年出生的杨超越,虽然距离“三十而立”很遥远,但这并不能缓解焦虑。“比你年纪小的人比你更优秀”,是她所面临的巨大压力,娱乐圈的迅速迭代、喷涌而出的新型面孔,都让她迫切希望自己能够在“30岁的时候有更多可以让别人认可的作品”。

在素人抛出的三十而立的思考里,心动侦探们回顾过往但也直面生活。“遇见他们剖析自己”,海涛如此形容心动侦探团和素人嘉宾的关系,而这何尝不是《心动的信号2》和所有观众的联动,无论是素人的“慌”、还是心动侦探团的剖白,都是现实生活的缩影写照。

撞破焦虑寻找出口,《心动的信号2》如何传递“勇敢”?

焦虑,是互联网时代的公共问题,无穷尽的信息轰炸、不可知的遥远未来、甚至是极速疯长的物质和娱乐需求都在渲染着焦虑,年轻人更是陷入提前焦虑中。而越慌张越焦虑的循环里,如何缓解焦虑才是关键?唯有“勇敢”才能缓解焦虑活出美好,这亦是《心动的信号2》所传递的。